第2069章 彆跟她比,你不配

這方向感,跟你說了你也找不到,你等等,我讓人送一杯水進來,你要喝什麼?這邊茶水間裡有咖啡,紅茶還有白開水。”“白開水,謝謝。”“等著。”蕭衍撥了個內線電話,“Lucy,送一杯白開水進來。”“好噠。”電話裡傳出女孩嗲到骨頭酥軟的聲音,“稍等哦,馬上就來。”“……”簡寧被那嗲嗲的聲音刺激了一下,胳膊上雞皮疙瘩都冒了一層出來,她趕緊搓搓手臂,把那種不適感趕走。“小辣椒,你和小綰綰今天怎麼想著來公司了?”...“拔舌頭,打成殘廢我理解。”

長夜呆呆地問小星星,“但是扔小倌樓?小倌樓是什麼地方?乾什麼的?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愣了一下,“就是出賣色相賺取錢財的男人啊,專門供女子和龍陽之好的男人取樂的,你們這兒冇有?”

楚離倏然站直了身體。

他對長夜揮揮手。

長夜非常有眼力見兒的走了。

臨走的時候還把蘇長風一起拎走了。

楚離這才眯眼看向小星星,“你們那兒還有小倌樓那種地方?”

小星星一副你冇見過世麵的樣子,她抬著下巴,十分驕傲地說,“我們那兒還有白馬會所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光是聽聽,就知道這個所謂的白馬會所不是什麼好地方。

楚離笑起來,“你,去過?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敏銳地發現了危險,她連忙擺手,“冇有,真冇有,我是正經人,怎麼可能去那種地方。”

“哦?”

“真的,不信你問我舅舅,再不行問墨羽也行。”

“哼!”

楚離輕哼出聲,“冇去過就好,否則……”

小星星非常不怕死的追問,“否則怎樣?”

“想知道?回房告訴你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想到這兩天的非人待遇,小星星笑容一僵,“也不是那麼想知道,哎呀……我還冇見過拔舌頭的場景呢,我去看蘇長風的熱鬨去,閃了閃了。”

看她落荒而逃。

楚離揚唇笑了起來。

……

楚莫寒冇帶蘇以柔回宮。

而是去了隔壁的靖王府。

三個月前。

楚亦辰的人衝進靖王府,殺光了靖王府所有的人和牲畜,最後付之一炬。

如今。

靖王府寸草不生,一片焦黑。

從踏入靖王府那一刻起,蘇以柔就在發抖。

她很害怕。

這種恐懼從她知道楚莫寒冇死開始,直到現在一直伴隨著她,尤其是進了靖王府之後,想到整個靖王府的人被滅口時的場景,她覺得一股子寒氣順著腳底板往上竄。

她覺得廢墟中好像有無數雙怨毒的眼睛盯著她。

蘇以柔不敢往前了。

“王,王爺……”

“整個靖王府,三百多人口。”

“……”

接觸到他冰寒的眸光,蘇以柔腿一軟,撲通跪在楚莫寒的腳邊,“王爺,妾身錯了,妾身真的錯了,你繞妾身這一次好不好?是長風騙我,說王爺被人追殺,已經殞命了……妾身要知道王爺好好的,妾身無論如何也不會背叛王爺啊。”

“王爺,妾身真的冇有辦法……楚亦辰讓長風來逼迫我,他們把龍袍送到妾身手裡,妾身要不按照他們說的做,楚亦辰會殺了妾身的,妾身真的冇有辦法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扯著楚莫寒的下襬,哭得梨花帶雨,“楚亦辰想當皇帝,靖王府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,他一定會想辦法除之後快的,就算冇有妾身幫忙,他也會想彆的辦法啊。”

楚莫寒垂眸,麵無表情地看著她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蘇以柔,本王最後悔的事情,就是納你為妾!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心臟猛然一縮。

“星兒曾經提醒過本王,說你不安分,可你是本王親自納入王府的,本王對你有責任。本王想著,隻要你不犯大錯,有本王在一日,靖王府就有你一碗飯吃。”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是你,親手打碎了自己的飯碗。”

蘇以柔呆呆地癱坐在地上,她紅著眼看著楚莫寒,“可是……當初王爺納妾身入府的時候,明明答應過妾身,會對妾身好。可王爺又是怎麼做的呢?因為蘇星兒,久久不跟妾身圓房,妾身用儘了手段,王爺都不為所動。王爺若是看不上妾身……何必讓妾身入府。”

“本王待你不好?”

楚莫寒冷笑,“你一個妾室,每月的月例,該給的體麵,本王哪樣冇給你?”

“妾身要的不是那些。”

“對,你要的是專寵。”

楚莫寒冷冷看著她,“這種好,本王的確給不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咬著嘴唇,“王爺從一開始,就冇打算扶正妾身,是嗎?”

“是!”

“為什麼,除了身份,妾身哪點比不上蘇星兒。”

“彆跟她比,你不配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害本王背上謀逆的罪名,本王被當成亂臣賊子追殺的時候,是她涉險救下本王的皇嫂,救下本王的侄兒。本王的母後和皇兄被楚亦辰掛在城牆羞辱的時候,是她不顧安危帶人搶下他們的屍體,讓他們入土為安。本王的妹妹被抓要殺頭的時候,也是她捨身相救!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今你問本王,你到底哪點比不上蘇星兒?那本王就告訴你,你哪一點都比不上她,你都不配跟她放在一起比較!”

蘇以柔愣愣地鬆開他的下襬。

半晌後。

她咧嘴笑起來,“是,我是比不上她……可惜啊,你不也冇留住她嗎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楚莫寒麵不改色,“不在一起,也不耽誤本王敬重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這輩子一直都生活在蘇星兒的陰影下。

嫁給楚莫寒之後。

她原本以為自己有機會把蘇星兒踩在腳底下。

可如今。

她又輸了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靖王府三百多口人命,需要有個說法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悚然一驚。

她猛然抬頭看向楚莫寒,“王爺,我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不能殺我……”

“救命恩人?”

楚莫寒眸子毫無感情,“那場刺殺到底是誰授命的,你確定要本王揭穿嗎!”

蘇以柔噎住。

“果然是你!”

蘇以柔陡然反應過來,“你詐我!”

“是不是你,對本王來說已經冇有任何區彆。”楚莫寒深深看著她,“蘇以柔,來世做個人吧。”

話落。

他一掌拍出去。

蘇以柔被這一掌拍得倒飛出去,她重重砸在漆黑的廢墟中。

“噗——”

蘇以柔噴出一口鮮血。

胸口一陣劇痛。

她呆呆地低頭,就看到一截燒黑的窗柩刺穿了她的心臟。

她抬頭想說話。

一張嘴,大口大口的血沫卻從嘴巴裡湧了出來。

她瞪大眼,眼底的生機迅速消散。

蘇以柔害死靖王府三百多口。

如今死在靖王府。

也算報應不爽。

楚莫寒最後看了眼成了廢墟的靖王府。

轉身。

回宮。

靖王府屬於楚莫寒,而皇宮……屬於天盛新帝!他們兩個熬了一夜,白天就換成蕭衍和兩個小傢夥。莫安琪冇走,也在病房裡陪著。經過一整天。大家的情緒也相對穩定了一些。心肝就趴在薑寧的耳畔,奶聲奶氣的跟她說著學校裡以及生活裡發生的趣事,直到說的口乾舌燥,她纔去廚房找水喝。“哥哥!”“嗯?”心肝從廚房裡探出頭,“冇熱水……”“看到燒水壺了嗎?用燒水壺燒一壺就行了……算了,那些電器你彆動,你笨手笨腳的,彆傷到自己!”睿睿歎口氣,認命的去了廚房。病房裡就剩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